省广集团(002400.CN)

供应商存疑、采购数据异常,“疫情黑天鹅”余威难散!华强方特业绩腰斩伤元气

时间:20-06-19 18:30    来源:和讯

记者 | 周月明

编辑 | 承承

今年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不少行业都遭受了不小冲击,需要“人气”的娱乐行业更是损失惨重,不仅电影公司因为影院未开而艰难度日,众多传统主题公园如迪士尼、长隆动物园也提前迈入“寒冬”,这其中,也包括目前正冲击创业板的新三板公司华强方特。2020年一季度,华强方特净利润近几年来首次出现亏损,营收也大幅下滑,同比降幅超过四成。

主营领域都是“疫情重灾区”

细看华强方特的经营结构,可发现多年以来,文化科技主题公园都是其营收主要来源,其中门票、二次消费等主题公园运营项目更是其收入大头。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仅门票收入就分别为14.48亿元、17.13亿元和18.54亿元,占到当期营收的40%左右,若再加上进园后的二次消费,共贡献60%左右的营收。

除此之外,华强方特近三年来的第二大营收来源是特种电影、数字动漫等文化内容产品,占营收比例的15%至20%左右,这其中,主要明星产品就是“熊出没”系列影片。据招股说明书,其2016年至2018年在电视台、新媒体播出得到的收入分别为4939万元、7322万元和1.7亿元,作为大电影在影院播放的收入则分别为5553万元、7584万元和1.03亿元。

从主营收入结构看,华强方特的重要营收领域主题公园游玩、动漫电影播放都是本次疫情期间冲击最为严重的领域。主题公园直至5月份才陆续开放,且对游客密度有要求,电影院更是直至今日仍不开业,2020年一季度,疫情对华强方特业绩冲击就已经显现。据财报,公司2020年一季度营收仅为4.94亿元,同比下滑46%,归母净利润更是多年来首次为负,亏损2.1亿元。虽然2020年一季度之后的业绩尚未公布,但就疫情导致主营业务不能正常开展来看,二季度业绩继续为负是大概率的事。

供应商、采购数据疑点多

假如说华强方特2020年业绩遭震动多是由于“疫情黑天鹅”这一外部因素导致的,而《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查看往日其经营情况时却发现了其自身内部也是有一定疑点的,尤其是华强方特在采购方面。

查看华强方特近些年的供应商情况,可发现其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几乎每年都在变动,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9年有一家公司一直出现在华强方特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其就是美达文化传媒。2016年、2017年时,出现在华强方特供应商名单的是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而2018年时则是珠海市省广星美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中,珠海省广星美达是由广东省广告集团与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合资组建。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至2017年,华强方特向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采购的金额分别为9710万元、8200万元,而2018年向珠海市省广星美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采购了1.7亿元,在2018年12月15日时,华强方特还与珠海市省广星美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还签订了一份1.8亿元《服务合同》,珠海省广星美达将为公司提供央视合作品牌战略相关项目洽谈、媒体购买、代理发布广告等相关权益服务。

《红周刊》记者在wind查看公司相关信息时,注意到公司在简介中称,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省广集团(002400)(002400,股吧)的子品牌公司,年营业额超2亿元,然而奇怪的是,这是这样一家营业额在亿元左右公司,人员数量在2017年显示仅1人,2018年显示仅3人,同样,珠海市省广星美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人员规模也并不太高,2018年仅为18人。

这两家公司为何人员规模这么小,尤其是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是信息公布不全还是另有隐情?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红周刊》记者查看了省广集团近几年的财报,其子公司、联营公司中都未出现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以及珠海市省广星美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身影,要知道其旗下很多营收4、5千万的子公司都已经“榜上有名”,而年营业额已达2亿元的星美达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竟然未能“露脸”,如此情况是让人好奇的,其与省广集团之间究竟是何关系?

除了供应商方面存在疑问,《红周刊》记者在查看华强方特近几年财报中相关采购数据时,发现其采购数据中也有一定的疑问。

据华强方特财报和招股说明书, 2018年和2019年,其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6.72亿元和2.27亿元,占总采购额比例为23.74%和39.98%,由此推算出这两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28.29亿元和56.79亿元。

表1 采购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与此同时,在2018年、2019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0.07亿元和9.78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3532.66万元和-573.39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9.71亿元和9.84亿元。

若暂且不考虑增值税因素,仅将推算出的采购总额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2019年采购总额都比现金支出分别多出18.58亿元和46.95亿元。若考虑到增值税因素,这一差额还会更高。理论上来说,当年的应付款项应该至少增加这些金额。

可事实上,查看华强方特财报可发现,2018年、2019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20.46亿元、34.53亿元,2018年和2019年仅都比上一年增加了2.06亿元和14.07亿元,与理论上应该新增的金额大有差异,分别相差16.52亿元和32.88亿元。而且,若考虑进增值税率的情况,此差异还会更大。那么出现这些差异的原因是什么?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